追求完美极致是个大坑么?

看到一片文章,写的很好,作者是在讨论追求“极致”到底是不是一个神话?我是追求“极致”大坑的重度受害者,所以,看到这里我很有感触。作者在文章中提到的几点,摘录如下:

有人说你看乔布斯的苹果产品不就是“极致”的代表吗?持这种观点的人还真不少,原因可能是他们记忆力太差。2007年第一代苹果iPhone手机托乔布斯之手来到人间时,大家的确感慨于它的设计美学新颖独特,但是当时就有很多人吐槽iPhone手机的缺点。当时一副很有名的图片是将一部iPhone手机和一块石头放在一起,先列举它们的相同点:1.它们都不能播Flash;2.它们都不能进行视频录像;3.它们都不支持邮件附件。再列举它们的不同点,原来石头比iPhone手机结实。这样的嘲讽段子广为流传,在Nokia统治年代的人看来,刚刚诞生的iPhone手机和“极致”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在当时的技术人员看起来,苹果手机不过是选用了一块支持多点触控的电容手机屏罢了,其他乏善可陈。也许现在大家因为苹果的成功而逐渐重新审视当年对iPhone的偏见,但这种偏见的存在恰恰说明苹果从来都不是追求所谓“极致”的。

其实,“极致”从来都不是产品需要具备的品质,甚至从来都不是成为产品的开发倾向。产品的天性,只是迎合消费者的需要,体现技术的价值而已,无他。

思想淳朴而又善于虚心学习的程序员和技术开发人员在这样的语境下容易受到影响,开始产生词语崇拜,觉得“极致”这个表述可以用在工作中,并口口相传,形成某种一致的意见。我承认在工作中精益求精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把极致用在产品开发和创业中,就有可能存在严重的后果,有两种情况:

  • 第一种,在产品开发中引入“极致”概念,必然带来一个逻辑谬误,那就是,我只管做好我自己的产品,做到极致,至于用户想要什么,我不用关心,也不应该关心,因为做到极致,用户自然就买账了。
  • 第二种,在创业中引入“极致”概念,小小的体量,却要大跃进式地完成跨越式的开发工作,制定一个又一个和自身实力不相称的项目计划。

这两种情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会出问题,但是它们的出发点都是一个看起来良好的“极致”观念,这就说明其实是观念害人。

下面这句话,非常中肯:

话说回来,谈论“极致”这件事情,本意上就是想指出开发过程中的产品思维,产品思维应该是简单而直接的,务实而非务虚。产品经理,或者一个产品创业者,都不应该把“极致”作为开发路上的某种图腾或者指南针,创业团队首先要跳过一个又一个泥潭与陷阱,至于是否“极致”,还是生存下来之后,任凭好事者评说好了。

2006年创业,深受“极致”之害啊,后来又深受“简单”之害,又让我回忆起来高中时代深受一个同学蛊惑之害,这些流弊思维真是害人。这些思维,也能够警醒自己时刻关照自己内心,是不是在硬给自己贴标签,什么是检验思维的标准?

  1. 迷人的东西,它诞生的时候,一定是不完美的,各种瑕疵,但它就是很迷人,让你欲罢不能。——它简单直接地捅到了那个好似路由器背后的菊花洞,6秒钟后重启了;他好似,你按一下马桶上的按钮,奇迹发生了;就如一个医生按了两下你的胳膊,简单直接地告诉你这个毛病就是网球肘;他就好像朋友圈,让你一睁眼就想看看有没有人给我评论、点赞;就如同在京东开店,忍受那么烂的后台,边用边骂,但还是要用它;就如同 iPhone 1代,连个彩信都发不了,连个闹钟都没有,但是丝毫不影响他是跨时代的伟大作品。根源上来说,它解决了一个问题,捅透了一个点。
  2. 接受不完美,因为你在做实验,你没有时间让他完美了再诞生;不完美,因为你没有更多的资源让他完美来再诞生,完美了你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诞生了。这就是创业,要舍弃很多完美的东西,要和人性中的完美主义对抗。我犯了很多错,我依然在犯完美主义的各种错误。哪些是可以接受不完美的?凡是可以忍受的都是可以接受不完美的。那个打动人心的点,务必要让做到打动人心,只要不属于那个点的范围,都可以接受不完美。
  3. 迷人东西的构建基础是什么?产品都是构建在基础之上的,比如很多代码都是可以重用的,具有重用代码的团队的响应速度会高于一切重新开始的团队。迷人东西构建在,模块化的组件资源、有丰富经验的团队。当你是新手的时候,这个基础未必做的很完美,而是能用即可,不能差到不能用。这就是基础,任何迷人东西的构建都离不开类似的基础。
  4. 简单与复杂,是相对的。黑白功能机很简单,你现在还会去用么?独轮车简单,你会用么?阿凡达制作超级复杂周期长,你不喜欢么?所谓简单与复杂,取决于,所做的内容或者产品是不是属于迷人的那一块儿。如果他是迷人的那一块儿,再复杂都是简单的。

参考文章如下,《“极致”神话和产品观念

About 大千世界